龙王妻:第二百六十八章鬼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今日,他穿着一袭暗红色的衣袍,戴着一顶官帽,而他的桌旁,则还立着两只红鸦。

    他安安静静的坐着,深沉的眼眸之中,带着一抹说出的疲惫和伤感。

    似乎对眼前的这些舞姬,乐曲没有丝毫的兴趣。

    又一曲毕,阎王举杯道:今日,乃鬼王劫满之期,大家一同,敬鬼王一杯。

    此言一出,大家纷纷举杯。

    顾少霆的也端起了杯盏,站起身来,微微颔首,也不多说什么,直接举杯,拂袖遮住半张脸之后,将杯中酒一饮而下。

    鬼王?难怪,本君始终查不到。龙玄凌看着对面的顾少霆,他也已经认出,那是我们的老熟人了。

    无常大人,那是少霆么?我望着顾少霆,还是开口,询问离我最近的白无常。

    诶,凤主您还是叫在下,白无常吧。白无常微微垂头。

    他是少霆吗?我再次问道。

    白无常朝着那鬼王的方向看了一眼,立刻用极轻的声音对我说道:凤主啊,早就跟您说过了,这地府没有顾少霆!

    那他?我凝眉,看着白无常,他们这些地府的人,就是喜欢兜圈子。

    这是咱们酆都城主,十大阴帅之首的,鬼王阎墨宗,我们称他为鬼王大人或城主。白无常看着我说道。

    酆都城主?鬼王大人?我不禁喃喃重复白无常的话。

    既然是如此身份,应是被贬到凡间的吧?龙玄凌侧目,也看向了白无常。

    龙君睿智,这鬼王大人,曾犯下过大错,故而被前任阎王,贬斥到凡间,受人间七苦:生、老、病、死、怨憎恨、爱别离、求不得。白无常说完,又顿了顿:从凡间受尽苦楚回来之后,又在地府炼狱待了两百多年,如今才刚刚劫满释放。

    我听了不禁凝眉,从凡间回来,他居然还被困在炼狱两百多年?

    他究竟是犯了何错?居然要受这么重的刑罚?我追问道。

    白无常果决摇头:凤主,这便是阴间的秘事,已入卷宗,如今,鬼王大人已经自由,凤主再也无需替鬼王大人担忧了。

    我望向顾少霆,今日劫满释放,可在他的眼中我没有看到半分喜悦。

    这是阎王替他办的宴,可他却好似一个局外人,喝完了别人敬他的酒,就坐下一言不发。

    索性那些舞姬歌姬又登了场,否则这场面只怕是要冷了。

    在此之后,顾少霆便只是一个人静坐在一旁,酒也不喝,也没有正眼看过那些妖娆的女人,只是时不时的抬手轻抚摸着桌旁的红鸦。

    这种红鸦,能一口吞了魂魄,个头如同秃鹫一般大,可在他的手中就如同宠物一般温顺。

    一个时辰之后,这宴席便散了,我想应该是阎王发现,顾少霆兴趣缺缺,也就不为难他了。

    那些阴帅们陆续出了殿,我则是目光望向顾少霆,很想过去,哪怕同他说句话也好,可就是没有这个勇气。

    正在我呆坐之际,龙玄凌突然一手牵起我,一手端着杯盏,拉我朝着顾少霆的方向走了过去。

    玄凌?我侧目看向龙玄凌。

    龙玄凌的嘴角带着笑:本君希望,你能同他告别,他是你最好的朋友,不是么?

    嗯。我听到龙玄凌这么说,突然,眼眸一热。

    鬼王大人!龙玄凌走到了顾少霆的面前,微微垂目,看着坐在酒桌后的顾少霆。

    顾少霆也终于是抬起眼眸,朝着我们这看了一眼。

    他的另一只眼上,带着一条浅浅的疤痕,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那俊毅的容貌,那双深沉的眸子,好似能勾魂摄魄。

    只是,在他抬起眼眸的一瞬间,我觉得,应是我认错人了。

    在他的眼眸之中,我没有读出一丝一毫的情感,他的眼神深邃而冰冷,完全是用看陌生人的眼神在看着我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