隙间罪袋二十三号:第519章 妳仍这么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雪之下阳乃躲掉了,没有躲掉也不会让由比滨讲出炸掉后面的秋千。

    在这样极近的距离怎么躲掉的?

    雪之下阳乃把自己的脖子给折断了。

    那是多么惊悚的行为。

    那是多么惊骇的举动。

    当一个女人真正对自己狠,甚至为了躲避攻击也要折断自己脖子的时候。

    这样的女人足以让人警惕万分。

    很可惜,所谓的人,不能代表雾雨老爹这种改造人间。

    改造人间,莫得感情。

    雾雨老爹可以依靠**,跟变身的ral,近战至街区大破。

    ral能,不代表雪之下阳乃也能。

    不知道雪之下阳乃会不会变身破坏。

    雾雨老爹选择的举动很简单。

    「腿斧一式。」

    雾雨老爹打算先揍过去之后再变身。

    弹劲始于腰胯,行于腿,贯于膝、腿、足跟、足尖。

    人类最粗始的劳动工具,也是最为原始的猎捕器具!

    由下至上连同地表地面有如斧破林山。

    有如岚脚的风切,夹有土石的散弹、更有如斧的踢腿!

    阴狠阴毒由下至上的撩阴腿!

    何等的辣手催花。

    人类的一脚掀起了大爆破。

    踢腿没有完全命中,可其挟带的碎石风切。

    没有怜悯没有余地。

    就像刀片,就像霰弹击中活生生的**。

    直接把雪之下阳乃整个人喷得不成人形。

    碎石穿透了雪之下阳乃的胸膛,穿透了头颅,甚至穿透了脖颈。

    想要抵挡的手臂也被穿口,来不及握拳的手掌手指甚至被削掉。

    就算雪之下阳乃拥有超能力。

    雾雨老爹的暴力却超乎寻常。

    场面过于血腥。

    场面过于暴虐。

    寻常人等下意识就会不适。

    菲莉的脸色有些青白、魔理沙想吐却忍着,由比滨却吐了满地。

    可在这生死之间交战的,都不是寻常人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