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命女鬼大人:骨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王可兵抱住坛子,轻轻地一试,顿时有些失望,道:宝爷,这东西很轻,里面不像是金银啊。

    你就是财主心理!没文化,真可怕。我瞪了王可兵一眼,道:金银很值钱吗?要是古字画,不是更加值钱?假如弄一副清明上河图或者是兰亭集序出来,那才叫发财!

    这倒也是。王可兵又高兴起来,轻轻地抱住坛子,把它搬了上来。

    白如云的声音传来,道:坛子里阴气很重,似乎是骸骨。

    我愣了一下,挥手道:打开封口看看。

    我来。张德旺走上前,轻轻地拆开了封口。

    郑瑞担心坛子里会钻出妖怪来,躲在了我的身后。

    坛口打开以后,当然没有妖怪钻出来,但是有一股说不出的腐朽味道。

    张德旺斜眼瞅着里面,叫道:绣花鞋,里面有一只绣花鞋!

    又是绣花鞋?我吃了一惊,也探头来看。

    坛口有碗口那么大,阳光下,可以看到里面。

    只见坛子里面,的确放着一只绣鞋,和昨晚出现在李一帆办公室的绣鞋,一模一样。

    绣花鞋的下面,铺着黃色的绸布,绸布下面也有东西,装了半个坛子,却不知道是什么。

    王可兵找来一个衣架,掰直了,伸进去把绣花鞋勾了出来。

    我把绣花鞋拿在手里确认一下,的确和昨晚的鞋子是一对。

    绸布下面,会是什么?王可兵问道。

    我接过钢丝一架,挑起了里面的绸布。再往里面一看,却是一堆灰色的东西。

    骨灰?张德旺指着坛子,道:这里面是骨灰,你看,一块块的,还有些没烧透的样子。

    倒在地上看看!我想了想,说道。

    白如云的声音悠悠传来,道:少华,不用看了,里面就是骨灰,没有什么值钱的宝贝。还是把坛子重新封好,让死者安息吧。

    可是没等我反应过来,王可兵已经抱起来坛子,将里面的骨灰倾泻在地。

    坛子密封得不错,里面很干爽,骨灰也没有粘连在坛子上,被一起倒了出来。

    李一帆给我们安排的宿舍,在楼下。

    宿舍里的楼梯在中间,左右两边的房间,就是我们的临时办公点。

    西边的房间更加干净一点,所以我选择了那一间,打算晚上在这里驻守。

    刚刚坐下,张德旺已经从饮水机里放了水,给我冲了一杯茶递了过来。茶叶也是李一帆事先买好的,可见此人并不小气。

    真懂事。我嘿嘿一笑,端起茶杯来喝。

    可是就在这时候,却听见门外轰地一声响,有什么东西倒地的声音!

    什么情况?我放下手里的茶杯,急忙冲了出去。

    在机械厂后院的西北角,一颗老槐树倒在地上。刚才的巨大声响,正是老槐树倒地时发出的。

    好好的一棵大树,怎么会突然倒了下来?我看看四周,并没有大风啊。

    郑瑞面带惊恐,道:莫大师,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没说话,缓缓地走了过去。张德旺和王可兵也跟在我身后,一言不发。

    大树倒地,树根被拔起来一半。我蹲下来查看,发现那树根已经枯朽。

    在看看树头,上面只有几个寥落的树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