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狂妻,将军狠狠爱:第三十三章、真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一沈北湛开了口,侧着身子坐在了一边的矮凳上,尽量不碰到她。你好些了吗?

    南一一有些迟缓的转过头来,盯着面前的人看,还是那张英俊的令人心动的脸,但到底是变了,不单单是他身上的绸缎衣裳,也不单单是这突然之间的待遇。他已经不是那个山脚下抿着嘴称是自己夫君的人了。

    你是谁?南一一就这样直接的问了出来,虽然她知道这个问题不会有答案,但她还是想问一问。

    马车依旧在轻轻的颤动,但是马车内却突然安静了下来。

    一一,我是你的夫君,沈北沈北湛试探的开了口。

    我的夫君?南一一又重复了一遍,带着怀疑的口气,她的眼睛里没有惊异的光,反而显得十分平静。就像是在问一个她已经知道答案的问题。她要的根本不是答案,而是信任。

    那我是谁?

    这一句问的很轻,如果不是沈北湛的注意着她的嘴型,他大概也不会听见这一句。

    一一,你怎么了?我不是都跟你说了吗?沈北湛稳住内心的波澜,尽量平复着内心说我是你的夫君。

    夫君?南一一似乎对这个答案不是很满意。那你告诉我,我到底是什么人?我有没有家人,你怎么会娶我?

    一连串的问题就像炮弹一样袭了过来,沈北湛没有犹豫,其实在上马车之前,他就把这一切都想好了。

    你是一个女山贼,你的父亲也是,十年前的时候,我在你们山寨附近受伤,是你把我救了出来,于是我就下定决心要娶你为妻。沈北湛说到这的时候,眼睛亮了起来,里面闪烁这温暖的光。

    南一一大概是从没有见过沈北会有这般模样,心里就这样相信了。

    我们是前几个月才成的亲,只是没有想到成亲不久,你说你要回山寨一趟,我因为有事没有陪你回去,但是你回去的当晚有人带兵围攻了你的山寨,你的父亲为了保护你已经惨死,你也摔下了悬崖。你还有两个哥哥,但是他们也都死在了围攻的战斗中。

    讲完这些,沈北湛就停了下来,他攥着手心,眼神里带着惭愧,痛恨一一,我确实对不起你,如果我要能早一点赶到的话,你爹他们就不会死。一一,我之所以瞒着你这些就是害怕你会怨恨我,我

    一滴泪珠沿着南一一的眼眶流了下来,泪水在脸颊上滑落的很慢,像是也在为这伤痛默哀。她举起那只没有受伤的手轻轻地挥了挥。示意沈北湛继续说下去。

    一一,你家的山寨叫东川口,围攻你家是皇上下的命令。终究还是撒了谎,如果谎言也可以止疼的话,那就让它存在也是很好的吧。

    傍晚到来的时候,天却突然晴了,靠近天边的地方有迷人的霞光,阳光投射了他最后的注视后只留下一抹金色投照在最高的山顶上。

    南一一依旧隔着帘子的缝隙看着外面,比起前一刻的心痛,她现在已经平复了下来,真的,她没有多大的感觉,至少不是锥心之痛,就像是在听别人的故事一般,虽然也会落泪,但到底是没有记忆,所以多少会把疼痛减半。

    她相信沈北湛的话,她也只能相信沈北湛,一只长鞭放在她的枕头边上,南一一想伸出手摸一摸,但最终还是没有。

    沈北的身份令人惊讶,但是也在意料之中,其实,在罗山他们出现时,自己就应该知道的。他的一身武艺怎么可能只是个山野村夫。

    将军外面的人都这么叫他,这才是他该有的样子。

    天色越来越黑,马车里暗了下来。有人轻手轻脚的爬上了马车,马车微微一颤,南一一闭上了眼睛。

    爷六儿看了一眼马车,有些小心的说南姑娘不能以这样的身份进城,顾仲那个老家伙就等着你把她送回去呢

    天黑了,火光自然就大了,但是再大的火光,照着人的脸也是影影绰绰,六儿一时间看不出沈北湛的脸色。

    爷六儿有些着急的催了一声,明天就要到尚阳城了,如果爷还没有想到合适的办法,那可就真的麻烦了。

    相对于六儿的着急,一边的墨子战就显得沉稳了许多,他拿起长剑拨了拨火堆,然后慢慢的开口爷,你是真有未婚妻的。

    沈北湛听到这里,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下,抬起头看了看墨子战,示意他说下去,但是嘴角似乎带着点笑。

    爷,十年前的时候,上面那位曾经给您指过一门亲事。

    哦六儿一拍大腿,像是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哥,你说的不会是那位告老还乡的朱大人吧,我可是听说他家的女儿长的不是很好看,不过学问倒是挺好的,这跟爷不般配吧

    墨子卿沈北湛有些无奈的开了口。

    六儿楞了一下不对呀,哥六儿又着急的看向墨子战我们商量的是南姑娘怎么进城的事情,怎么扯到这里了。

    哈哈哈哈,沈北湛和墨子战相对一眼就大笑了起来。

    你们怎么还笑啊

    我的好弟弟啊墨子战笑的搂过六儿的肩膀,你,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