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狂妻,将军狠狠爱:第一百二十章、沈北湛的怪癖,喜欢收集好看的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顾兰心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这间帐篷的,外面来来往往的士兵,都在跟自己行礼。

    夫人好,夫人好

    她僵直着一张脸,她好像是在笑,但是一边的冬梅却知道,自己夫人脸上的表情比哭都难看。

    这一声声夫人,就像是一把把锋利的小刀,不断的戳着自己的心脏,让自己好不容易愈合的心,又开始变得千疮百孔。

    帐篷外,南沐云一脸菜色的回到了自己的帐篷,而这里,南沐云看着人走后,急忙裹着被子到地上去捡自己的衣服。

    沈北湛南沐云现在想要杀了他的心都要,他是有多大的力气,把自己的衣服撕成这个样子。

    哪里还能穿,这样穿出去,还不被所有的人都笑话死。

    南沐云有些泄气的把衣服扔回了地面,虽然这里是自己的帐篷,但是这里确实没有几件衣服,南沐云只得打开衣柜去重新找。

    衣柜还像自己离开之前一样,叠的整整齐齐,但是叠衣服的人已经不见了。

    小霞南沐云抚摸着这些衣服,这上面还有小霞的味道,小霞的死多多少少跟自己脱不了关系,如果不是跟着自己,小霞现在应该还在阴山。

    虽然看不到外面的世界,但是至少好活的很好。

    但是现在,自己想见她一面都不可能,她已经跟自己隔着一道冰凉的土层。

    南沐云想到了自己打仗回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去看了小霞的坟墓,一个很小的坟包,上面竖着一块木牌。

    歪歪扭扭的写着几个大字,南沐云凑近看了许久才知道那是王二之妻写的人似乎是不会写字。

    所以这一定也是费了不少的心思,而且这字分明就是后面写上去的。南沐云不知道王二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写下了这些。

    她只知道,现在,她失去了一个最好的朋友,一个最好的家人。

    小鱼的坟墓就堆在小霞的后面,上面也立着一块木牌,没有写字,就那样孤零零的站在那里。

    顾澜明问自己,现在还恨王金莲或者是小鱼吗?南沐云轻轻的摇着头,恨有什么用,他们就是因为恨而死。

    自己现在还要帮着这个凶手摇旗呐喊吗?

    顾澜明知道南沐云是在说谎,怎么可能不恨,自己最亲的人离开了自己,怎么可能不恨。

    其实,顾兰心才是她最恨的人。

    王金莲不过就是一个小喽喽,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妹妹怎么就会突然间变成了这个样子。

    如果说这件事情,她是一个被利用的人,那也是因为在她的身上已经有了武器,没有人可以平白无故的被人利用。除非她心甘情愿,或者是她根本就是故意的,不过就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罢了。

    萨满终于在大夏的军营中耗费了五天之后,说出了自己的此次前来的目的。

    那就是让大夏归还他们的王,塔图愿意用五十年的停战协议和年年进贡来换。

    五十年?沈北湛听着面前的人说的抑扬顿挫,坐在最高位上的谈判官似乎也是显得很满意,相信这一次要是能够签好停战协议,估计又能够加官进爵了。

    好,好好坐在最上面的王大人摸着自己的小胡子,连声称好。萨满不要客气,我们塔图和大夏本来就是一家人吗?

    既然你们塔图已经做出了让步,那么我们大夏也不是小气的,我们会把你们的大王归还,另外还会送上好酒好肉

    几乎所有陪同的官员都笑了起来,只有沈北湛和一边的雷鸣没有笑,甚至就这样冷冷的看着坐在场上的人。

    就像是在看一群疯子。

    坐在高位的王大人,冷不丁看了沈北湛一眼,笑声不由得停了下来,周围的人一见,也都纷纷停了下来。

    这次来的王大人,本来就是顾仲的手下,他是已经知道这顾仲有意扶持大皇子上位,至于面前的这位,免不了人头落地的凄惨下场。

    想到这里,王大人心中原有的几分忌惮也落了地。

    怎么,难道沈将军觉得不好吗?这语气中有着深深的不满。

    但凡是在场的人都心知肚明,这一个是顾仲身边的红人,一个是战功赫赫的将军,这那个也惹不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