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狂妻,将军狠狠爱:第一百三十二章、江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江水一边拔着自己的匕首,把那只老鼠的尸体从衣柜里拿了出来,一边回道,你的师傅是谁?

    啊南沐云反应过来这人是在问自己的师傅,不,是在问墨子卿的师傅,就是那个教给他制作**的师傅。

    不,你误会了,这面具不是我做的南沐云如实回答道,这人已经把蜡烛点燃了,有些跳跃的小火苗,照不清楚江水的脸。

    但是在这朦胧之间,南沐云依旧能够感觉到他一脸的疏离。

    你的伤好的很快,我估计你再过几天就能痊愈了

    这一句话说的是一个客观事实,但是南沐云却能够从里面听得出明显的驱赶之意。是啊,这人本来救得就不是自己,自己也没有什么理由在人家家中继续住下来。

    江水终于收拾好了自己的衣柜,把蜡烛放到了一边的桌子上,翻开了他带来的包裹,那里面有几个包子,还冒着热气。

    这里有两个包子,如果饿了,就吃一点

    又是这一句话,南沐云发现他总是可以把这一件好事硬生生让人感觉反感。

    但是南沐云很是感激他的这种态度,因为这样的话,自己就不会因为陌生而变得尴尬了。

    她挣扎的坐了起来,起的有一些着急,头脑有些晕,她不得不坐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后,才慢慢的下床来。

    桌子边的蜡烛就着这屋外的微风,轻轻摇动。南沐云拿起一只包子,咬了下去,真的很好吃。

    一口接着一口,最后把大半个包子直接塞进了自己的嘴里,心中很是难受,这个时候似乎只有吃才能满足自己。

    就像自己在南山寨的时候,自己的父亲每次都会给自己做肘子吃,自己一次能吃两个,吃的满口都是油渍。

    然后仰着脸,一脸挑衅的看着南沐青。

    每当这个时候,他总是会板着一张脸假装生气,但是南沐云心里知道,南沐青从来不会真的跟自己生气。

    即使是自己抢了他的肘子,他的眼睛中依旧最多的是宠爱。

    但是,现在,南沐云把剩下的另一个包子抓在手中。

    现在的自己连见他们一面的机会都没有了,有什么东西在这眼睛里开始聚集,鼻子处一阵酸涩。

    南沐云拼命的吞咽着包子,恨不得一口气都填下去,只有这样,自己心口破的哪一个大洞,似乎才能好受一点。

    被包子堵在喉咙间的声音,并没有消失,反而变得更加的难受,站在外面的江水,忍不住回身看了看屋内的人。

    转脸又是一脸的平静,只是壶中的酒一口气喝得多了一些,浸湿了自己的衣衫。

    沈北湛清醒的时候,天也已经黑了。

    宁谷松就趴在自己的身边睡着了,看来这一场解毒的仪式很是耗费人力,他没有惊扰宁谷松,而是试着运了运功。

    感觉那股子精气在自己的体内开始顺利的流淌后,心中好受了一些,看来解毒是完全成功的,现在自己已经完全恢复了。

    墨子战的尸体,沈北湛早已经拿到了,并且已经提前派人送回了砚山,而摆在塔图皇宫的不过是一个替死鬼的尸体罢了。

    他之所以还要留在这里,就是为了搞清楚一件事情。

    沈北湛看着一边熟睡的宁谷松,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人知道那个人的名字的话,那就是眼前这个人的干爹了吧。

    当初自己被救起的时候,就被藏在离南山寨不远的地方,有一次,两个人就站在自己藏身的洞穴前。

    说了一番话,这一番话就是让沈北湛下定决心绞杀南山寨的原因。

    而南沐云,说实话,真的只是意外,但是那一段感情的开始,不是意外呢。

    沈北湛摸了摸自己的恶心口,想着南沐云现在等着自己的模样,不自觉的笑了出来。

    睡在一边的宁谷松似乎很是不舒服,所以她翻了个身,眼看就要栽倒在地上了,沈北湛伸出了手去接住。

    说实话,自己怎么会不认识自己的救命恩人,只是,这人似乎不知道,是她自己从饿狼嘴里救了出来,但是真正医好自己的却是南沐云。

    沈北湛盯着她的脸看了好一会,准备把人放到床上,弯腰的瞬间,他看到了枕头底下的东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