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崩塌:第一百章 神在我的嘴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因为他藏到了我的胃里。

    莫村哑笑了一下。

    念先生看着莫村。我知道你不相信。也没有人信过我。但是不管你们信不信,他都是一种存在。说完,念先生就愤怒地离开了。

    莫村看着念先生离去的背影,他终于明白,这个疗养院根本就是一家精神病院。

    还好院长先生告诉过他,他在这里修养一段时间就可以离开,虽然这里环境清幽,但是待久了也太过枯寂了,更何况就像秋明告诉过他那样,这里的人都有自己的古怪。

    莫村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他盯着蔚蓝的天色。这里并没有太阳,而天空永远是这样一碧万顷的样子。莫村望着那和真实世界没有任何不同的天色,他实在不清楚这些是怎么做到的。

    他沿着石子的小道开始往回走,这样静静地走着,他的心境也慢慢地平和了。

    忽然,他的脚边飘过了一张白纸。在地球的世界,纸虽然没有被彻底淘汰,但是也成了不常用的东西,电子设备几乎已经替代了纸张。

    莫村将脚边的纸捡了起来。纸上是空白的,他将纸翻了过来,那里写着几行数字。

    莫村看着那些数字,忽然他的脸色变了。

    因为在那几行数字的末尾处,画着一个和数字一样大小的符号。那个符号就是夜天城给他看过并且他为了记忆也临摹过许多遍的符号。

    莫村拿着纸片,目光搜索地扫过眼前的几间房屋。他围着几间房子走了一圈,在一间房屋外听到了细微的窸窣声。

    莫村将纸片叠放进口袋,走上前去,轻轻地敲了敲房门。

    敲门声响起后,房间里便出现了响动,是拖鞋的踢踏以及和地板的摩擦声。

    半扇房门被轻轻地掀开,一个女人把住门边,满脸疑惑地望向门外的莫村。

    你是谁?她用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望定了莫村,问道。

    莫村将头低了下去。他纯粹是觉得初次见面就盯着别人实在有些不礼貌。我是新来的。昨天刚到疗养院。

    她哦了一声,眼神中的疏远感消散,将把着的门完全打开。进来吧。

    莫村随其走进了房内。

    房间的格局和他昨晚落住的房间基本一样,只是多了许多的小装饰品。莫村盯着放在房间门口桌子上的花**,花**里放着三束花枝。让莫村惊讶的是,那花**和花枝全部是用彩色的纸张叠就的。这是你叠的吗?真是心灵手巧。

    她正在倒咖啡,闻言扭过头来,看了看站在那里的莫村和他旁边的纸叠花**。那不是我叠的。是秋明姐叠的。

    她端着两杯咖啡走了过来。我正在学,还叠的不好,老是静不下来心。她指了指桌角说道。

    莫村望向那里,桌角放着一堆被剪折凌乱的纸片和一把剪刀。

    关于纸艺,莫村只在小学的活动课上接触过,再后来他似乎早已经忘了世间还有这样东西。

    莫村抿了一口咖啡。咖啡似乎是刚煮好没多久,温度刚刚好。

    莫村手握着咖啡杯望着她。

    她的五官和生化机械人版的蓝小狐十分相似。脸型略胖了些,有点婴儿肥,不知道是不是在这里呆了十年的缘故。和生化人的冷艳比起来,她更有温度,更有生机。很让人觉得亲切。唯有那双眸子的深处,偶尔流露出的阴郁,让人隐隐的担忧。

    秋明姐跟我说过你了。

    是吗?她说我什么了?

    她说你人很好,只是不会呆太久。她的头低了下去,秀发从耳边垂了下来。毕竟,你和我们是不一样的人。

    我和他们不是一样的人。但是,我和你是一样的人。

    她抬起头来,不解地望着莫村。

    莫村将咖啡放在了桌子上。你有没有一本《堂吉诃德》,星空出版社2048年的版本?能借我看一下吗?

    她脸色吃惊地想了一会儿,扭身从床头柜的下面抽出一本书来,迟疑了一下,递给了莫村。

    莫村接过书本,轻轻地放在了桌子上,在她吃惊地眼神中,从自己衣服的口袋里拿出之前叠好的纸张。对照着纸张上的数字,开始慢慢地翻着面前的那本《堂吉诃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