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婚99次:新妻不乖:第216章 终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乖巧的坐在餐厅里,许茜裹着毛茸茸的猫咪帽子看着对面的白川骁,一双美眸笑弯了,哥哥。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啊?

    白川骁望着她粉润润的唇瓣,抬手将剥好的蟹肉递到了她的嘴里,纠正着她的称呼,是川骁。不是哥哥。

    许茜吃着蟹肉哈哈的笑着,十分乖巧的歪着头看着白川骁,嘿嘿道,你和哥哥一样好。

    白川骁的眸子微颤,看着许茜姣好的面容,心不自觉的一暖,缓声道,乖。别闹了。吃东西。

    许茜咬紧了唇,看着白川骁,有些无奈的出声道,你不要用哄小孩子的语气和我说话。我是个大人了。哈哈哈。我今年十八岁了。我成年了。

    白川骁的眼眶微微的发红,笑着应了声,心口一阵阵的疼着。

    许茜的命是救回来了,可是当晚就一直发烧,再醒来的时候,时而清醒,时而无措,总是会在睡觉时惊醒,又或者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不说话。

    耳边仿佛还回荡着判官的那句话,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规定,判处苏方茉以及所有涉事人员,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敲定声回荡着整个法庭,这场隐瞒了所有媒体的案件,最终落定。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白川骁努力不让自己的情绪影响到她,只是默默的垂着头,法律之内无人情,做错了事情就该受到应当的处罚。

    哈!烟花许茜惊奇的指着窗外,整个人趴在玻璃窗上张望着,眼里是掩不住的欣喜。

    白川骁轻轻的问着,许茜转眸看着他,使劲的点着头。

    星星点点的光芒在雪夜里闪烁,秀白的小手挥动着烟花棒,笑着转起了圈。

    白川骁站在一旁静静的望着,看着她嘴角绽放的笑容,印着身后天空上的烟火,仿佛回到了他们在雨季般的年龄里所倾诉的欢乐。

    川骁!我们以后每年都来这里放烟花吧。我好喜欢!

    嘻嘻!你过来

    雪花落在掌心,星火渐渐的落入雪中,许茜静静的望着出神的白川骁,像是个调皮的孩子般缓缓凑了过去,努力的踮起了脚尖,在他的薄唇处,轻轻的落下了一吻。

    低眸望着怀里的许茜,白川骁静静的看着她,微微的弯起唇,抬手抚摸着她的秀发,声音有些沙哑,乖。

    许茜忍不住笑了起来,秀白的手指轻轻的点了点白川骁的脸,一本正经的出声道:

    我们以后每年都来这里放烟花吧

    纷飞在大地上,白色的玫瑰花静静的放置在墓碑前。

    清澈的眸子望着那个不配称之为父亲的人,静默在大雪之中,任由白色的雪花遮盖了他的脸,那张写满懊悔与相思的脸。

    艾小姐,今日凌晨发现林先生。初步判定,是冻死。墓园的工作人员轻轻的说着,看着艾娆兮毫无表情的脸,继续为她撑着伞。

    艾娆兮缓缓的转过了身,压低了声音道,葬了吧。

    雪踩在脚下是那么的松软,可是每走一步,艾娆兮都觉得自己的身子在摇晃,任由白雪落在自己的发间,就如那白雪落在林先生那骤然花白的头发上。

    热泪顺着眼角流下,艾娆兮红着眼睛抬眸看向了走向自己的那个人,所有的伪装与隐忍在顷刻间崩塌。

    大手揽过了艾娆兮的头,轻轻的抚摸着她,言修祺就那么静静的抱着她,让雪花落在他的眉眼间。

    得知儿子的离世,林剑峤一时之间懵了,坐在沙发上老泪纵横,半天都没有缓过神,默默的望着自己儿子的照片,深深的叹气着。

    希望,在天上的时候,他还能够见到慕缪杉,那个因为他抱憾自杀的女人。

    新年新气象,整座城市都被幸福所充满,各类花灯和彩球装饰着街道,忙碌的一年的人们也纷纷的选择归家,看着窗外的大雪,享受着和家人团聚的喜悦之情。

    三个小家伙穿着相当可爱的小衣服在沙发上爬来爬去,咿咿呀呀的学着大人们说话,虽然没人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可是他们却说的格外的开心。

    艾娆兮换了一身红色的衣袍,望着在厨房里忙碌的彦素,一道跟着走了过去,妈,我来帮帮你。

    彦素轻轻的笑着,望着手里成形的肉丸,笑着道,新年快乐。希望你和修祺长长久久,和和美美。我那三个孙儿,健康平安。

    艾娆兮弯唇笑着,过年的喜词大抵都是一样的,但是人们之所以还那么喜欢,完全就是因为这些话是发自肺腑的希望,寄托着对未来一年的美好期待。

    林丸子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艾娆兮连忙甩了甩手走了出去,望着林剑峤、林泱行、倾慕绫还有林谌行都来了,不由得的笑了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